尋找心之錨 葡萄牙岩玫瑰
尋找心之錨 葡萄牙岩玫瑰

2020/08/05

223

為什麼去葡萄牙?天涯海角的輾轉尋香

西歐邊陲的葡萄牙在2018被lonely planet列為最佳旅遊國家之一,那邊碧海藍天波光淋漓外加美食與低物價,一直想去那邊走走。但這次會去葡萄牙完全是國際情勢逼迫下不得不的選擇。

本來想去北非摩洛哥看橙花,但因為兩岸種種*&^%$#的理由,台灣必須透過第三地使館代辦(背包客棧通常推薦摩洛哥駐日本大使館)才能申請摩洛哥簽證。但是沒關係!曾經因為同樣原因被尼泊爾、斯里蘭卡海關請去小房間喝咖啡的經驗,因此當時認為只要提早準備就沒問題,所以信心滿滿地把所有文件備齊寄到日本後便開始漫長的等待。
 
等呀等的~日子一天天過去,出發的日子迫在眉睫,才開始著急了,每天打skype到日本關心申請進度,日本總機小姐用溫柔但冷淡的口氣要我再等等。然後…突然有一天,連電話都打不進去了! 當下整個嚇傻,上背包客棧爬文後才知道原來日本黃金週,舉國放假看櫻花去了。


飛機降落時就能看到葡萄牙在南端的小鎮Faro。/圖片來源:reiseuhu- unsplash

這時才意識到~完蛋惹!!
 
幸好在漫長等待簽證時,認真思考了備案,決定改去離摩洛哥僅有一海之隔的葡萄牙,這樣進可攻、退可守,如果拿到簽證可以再前往摩洛哥(但後來發現要從西班牙才能坐船過去就是後話了XD),沒拿到就留在葡萄牙也不錯!當時有先見之明的搜集了很多葡萄牙精油農場的資料,就這樣懷著一顆忐忑的心飛往葡萄牙尋香。


岩玫瑰沿著葡萄牙邊境的瓜地亞納河分布生長《TWAA台灣芳療協會》

葡萄牙之歌:法朵Fado
 
初抵葡萄牙國土,在南部海港邊的小鎮Faro落腳。Faro是歐洲人的度假勝地,盛夏時節,許多北歐、英國人會飛到那裡享受金黃色的陽光、湛藍的海水與綠色的微風。當我背著行囊在巷弄裡尋找旅館時,小酒館的駐唱藝人正唱著一首我不懂但聽來特別滄桑的歌曲。表演者沒有特別炫技的演唱技巧,只用一把吉他與特殊的唱腔堆疊出層層的無奈與哀傷。後來才知道這是葡萄牙特有的民謠:法朵Fado。


葡萄牙在南部海港邊的小鎮Faro是歐洲人盛夏時節的度假勝地。/圖片來源:caleb-charters- unsplash

法朵Fado是命運的意思,位在西歐邊陲的葡萄牙雖有過燦爛輝煌的海上霸權時代,但多數平凡的葡萄牙人仍以海維生,他們抱著今日一別也許永別的心情出海捕魚,在岸上的妻小默默祈禱等待,在船上的漁人不見得能有好收穫,他們把自己的無奈與鄉愁揉進歌裡,詠嘆成一首命運之歌。
 
我背著行囊在那裡駐足許久,聽著聽著,我突然想起葡萄牙特有的香氣:岩玫瑰
 
討海人的定心錨:岩玫瑰

岩玫瑰(Cistus ladaniferus)是半日花科岩薔薇屬的灌木,約有小腿那麼高,花開的時間很短故而得名「半日花科」。他生長在歐洲陽光炙熱、天氣較乾的西班牙、葡萄牙、希臘等地。岩玫瑰不像一般植物需要肥沃的土壤,在沙地、岩石上也長得很好,因此英文稱為Rock rose、中文稱為岩玫瑰。


岩玫瑰能生長在乾旱的沙石地。攝影:好好找油‧纖纖

一般來說,芳療界常見的岩玫瑰有兩種,一種是Cistus ladaniferus:她開著大大的白花,在黃色花蕊外圍有著紫褐色的斑點,主要分佈在西班牙與葡萄牙山區,那裡的山勢不高但蜿蜒不絕,就像台灣北部的坪林。


在遍地的岩玫瑰之間也可以看到頭狀薰衣草和它比鄰而生。/攝影:好好找油‧纖纖

不同的是,坪林周遭盡是綠油油的茶樹,而葡萄牙山區是綿延不盡的紅岩地與開著白花的岩玫瑰。而另一種開著粉紅色花朵的Cistus Incanus則主要分布在希臘的克里特島。


粉紅色花朵的Cistus Incanus。/圖片來源:wikimedia


這趟尋香之旅由葡萄牙南部海岸出發,沿著西葡邊境的瓜地亞納河一路往山裡頭走。海邊的陽光雖刺眼,但有和煦濕潤的海風相伴,並不特別難受。但越往山裡,太陽越來越大、空氣越來越乾燥,土壤也越發貧瘠,植物越來越矮,有點像正中午在台灣高山陵線行走那樣的熾熱難耐。


西葡邊境的瓜地亞納河的另一側就是西班牙。/攝影:好好找油‧纖纖


那兒的植物們各自發展出一套保持水份的「求生策略」,最常見的就是縮小葉片形狀、發展成硬刺等,我常常蹲下拍照就被刺了一屁股。


為了抵禦強烈的陽光,這裡的植物都刺刺的以減少水份蒸散,一蹲下來很容易被刺到屁股痛。/攝影:好好找油‧纖纖

岩玫瑰的求生策略比較特別,為了保護自己不被太陽烤乾,他的枝葉會自動分泌出黏稠的樹脂減少水份蒸發(其他乳香、沒藥、欖香脂等橄欖科樹脂類精油都要被劃傷或蟲子咬傷才會分泌),這種樹脂自古就被當地人用來處理外傷與感染、現在則是蒸餾岩玫瑰的枝葉萃取精油。


岩玫瑰的枝葉會自動分泌出黏稠的樹脂,連蒴果外面也有點黏黏的。/攝影:好好找油‧纖纖

在花花綠綠的精油世界裡,岩玫瑰並不特別討喜,但在他圓潤厚實如海納百川般的氣味裡,我們可以慢慢地梳理自己。葡萄牙的討海人用法朵詠嘆命運的無奈,也用岩玫瑰給茫茫無所依的自己一個安穩的定心錨。



滿山遍野的岩玫瑰。

同場加映:怪奇芳療冷知識分享—勞丹脂 Laudanum or Labdanum
 
在閱讀岩玫瑰資料時,一直在文章裡看到類似的字眼:「Notice: Labdanum is not LAUDANUM」。原本我還不以為意,但後來實在看到太多遍,好奇心一來便認真地查了Laudanum是什麼東東?

結果原來Laudanum是指鴉片耶!為什麼這兩個字這麼像呢?原來跟他們的採集方式類似。

一般大家稱的勞丹脂Labdanum是指岩玫瑰的樹脂。好久好久以前,人們將山羊放牧在岩玫瑰欉裡,每天幫山羊梳毛、整理鬍子採集勞丹脂。後來聰明的人們發明了皮製耙子,稍稍提高了勞丹脂的生產效率。也有人直接將岩玫瑰的枝葉丟入熱水裡頭用煮的,近年來甚至有人加入有機溶劑共同熬製、蒐集香甜的勞丹脂。



罌粟花的籽是製成鴉片的原料,也兼具製作藥物價值,因此在世界許多國家被規範種植。/圖片來源:matt-seymour-pXas- unsplash

而Laudanum呢?Laudanum也是植物的汁液,但不是人畜無害的岩玫瑰,而是有成癮隱憂的罌粟籽汁液。根據資料,鴉片膏有分生鴉片與熟鴉片,生鴉片是直接將罌粟籽汁液曬乾凝固而成,味苦而臭臭;熟鴉片則必須經過燒煮與發酵,氣味香甜,有醫學價值但不宜過度服用。
這兩者是不是很像哩?怪奇芳療冷知識下台一鞠躬:)

PLUS!葡萄牙法魯必去景點


法魯老城Cidade velha Faro(The Old Town of Faro
通往中世紀法魯老城的入口之一,法魯大教堂Sé de Faro和人骨教堂Capela dos Ossos都在老城內。
法魯大教堂Sé de Faro(Cathedral of Faro
法魯最具歷史代表性的建築物,於1251年建造完成,曾遭到英軍的掠奪而破壞,現在的大教堂因而融合了巴洛克、哥德式以及文藝復興的建築風格。
法魯人骨教堂 Capela dos Ossos (Chapel of Bones)
法魯的人骨教堂人骨來自超過1千名的僧侶,建人骨教堂的目的有兩種說法,一是為當時教堂附近的墓地空出空間,另一則是為提醒世人生命之短暫。



法魯海灘Praia de Faro
Praia de Faro距離機場僅3.5公里,搭巴士或自駕都方便,是葡萄牙旅客最愛的景點之一。日落時分是重頭戲,大大的夕陽彷彿近在咫尺,美不勝收




作者 黃纖纖
好好找油工作室老闆娘纖纖本身是重度精油愛好者
這幾年,走過保加利亞、科西嘉島、尼泊爾、印尼、泰國、摩洛哥、葡萄牙、斯里蘭卡、馬達加斯加等國家,相信只有到植物原生地拜訪他們的生長環境與蒸餾過程,才能更深刻地認識香氣背後的故事, 至今仍持續在芳香的路上旅行, 尋找令人眼睛一亮的好精油。
FB社團:好好找油工作室




延伸閱讀:

貧瘠大陸的生物天堂 孕育原生南非的玫瑰天竺葵
從廣大林地擷取樹葉精華 – 澳洲尤加利精油
多元文化混血的魅力列島 依蘭花的故鄉 菲律賓
南法西米昂‧拉‧羅通德小鎮 帶來喜悅與寧靜的快樂鼠尾草
深入世界薄荷產地 到美國華盛頓州找尋清新氣息
台灣芳療協會精油鑑賞入門班(可銜接NAHA、IFPA高階課程)

※圖文著作權屬台灣芳療協會未經授權禁止轉載

Top 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