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香氣,清理內在的房間  芳療生活家・苑諭
用香氣,清理內在的房間  芳療生活家・苑諭

2017/05/02

2,361

 生於按摩世家的苑諭,從國中就開始學習按摩,患有先天性的白內障的她,從原本幾乎什麼也看不見,到現在手術過後,能靠著眼鏡的輔助認識這個世界。

  戴上眼鏡,一眼是0.7的視力,一眼不到0.1,只有影子跟光的交錯,可是我想,她感受萬物的方式,應該比許多人都還要立體。

  為什麼精油可以知道我的問題?

  大學時期,苑諭讀的是國樂系,蟬聲四起的暑假,她就去外面當按摩師,客人問她,會不會用精油呀?她回家先翻了《茹絲的蛋》這本書,從精油的化學結構開始瞭解,起初,只覺得精油就像是藥草,香香的,直到後來深入學習,老師要他們抓周,苑諭手一伸,抽到了岩蘭草及大西洋雪松。

  老師跟她說:「你會抽到這些精油,表示你有很深的恐懼。」

  這話落在她的心上,可是她仍然不懂,即使她明白曬傷啊、扭傷啊、撞傷啊,該用什麼精油,但她更想探究的是,為什麼老師可以透過精油知道她的問題?

  現在住在台中的她,每個禮拜固定上台北學芳療課程,不只要上課,還要工作、照顧家庭,有人問她:「你這樣跑來跑去不會累嗎?」她只淡淡笑著回答,不會啊,我很開心,而且來台北上課,也像是給自己的一個小旅行。

  想像眼前有有一個傷口,你會怎麼處理它?

  很多人會直接貼上OK蹦,傷口流血了,就再貼,層層疊疊,直到肉眼再也看不見,可是,傷口是爛在裡面,表面看似痊癒,卻會隨時被某些情境給觸動,你會疼到跳起來,甚至把自己變身成一隻刺蝟,用冷漠來包裝自己,使得同樣的問題不斷重演。

  「精油是一個幫助我們覺察的工具,能打開我們心中的房間,清理掉裡面的垃圾。」

  回想自己在幫客人按摩時,有些客人不管怎麼樣都無法放鬆,你把他的手抬起來,他的手就會僵在空中,不會放下,甚至他還會跟你說:「我都有放鬆啊!」

  這樣的情形,就像是一個窗邊不斷捲來沙塵的房間,儘管你把地都清掃過了,過不久又滿是塵埃。正如你每次壓力大頭痛,就用薰衣草塗一塗,雖然暫時緩解了,但如果你還是一直過著自己不喜歡的人生,沒有覺察到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,頭痛的問題還是無法解決。

  「沒發現自己被『老虎』一直追,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。」

  談到辛苦,說起傷痛,苑諭還用兄弟姐妹的排行來形容,老大因為背負著大家的目光,容易苛求自己,老二則是都沒有被看見,缺乏關愛,而最小的老三沒有自己,因為大家都想要給他意見,獨生子女則是不能接受他人不愛自己,怕被討厭,所以容易討好他人,久了,最後卻只想逃。

  之間,苑諭把自己的手錶拿下來,手腕上留有淡淡印子,她說,傷痛就像這樣,你視之為理所當然,但,你必須要學習去意識到它,才能解決問題。

 
用香氣,清理內在的房間 芳療生活家・苑諭.圖片來源:本人提供

  有些人會覺得:「我一定要怎麼樣,才有價值」,有些人渴求關愛,內心卻空空如也,只是不斷把期待轉移到他人身上,每個人都帶著自己的傷痛成長,所以面對各自的傷口時,我們需要精油來告訴我們訊息,幫助我們意識到問題,才能走出迴圈,離開惡虎的追趕。

  精油抓周,瞭解那些說不出口的話

  對苑諭來說,精油抓周是有意義的巧合,她知道,每當她在抽精油的時候,那些精油也代表著她,她們是一體的。生活中遇見困難時,就藉由精油抓周,脫下蒙蔽的面紗,看清自己的樣貌。

  還記得那次她跟女兒一起睡覺,女兒不管怎麼樣就是不肯關上房間的門,跟女兒槓上的苑諭,看著女兒哇哇大哭,只問她:「你在哭什麼?你現在還有媽媽可以陪著睡覺,你知道媽媽以前小時候都是一個人,還要照顧自己的妹妹嗎?」

  隔天,班上老師跟苑諭說她的女兒吐了,女兒見到苑諭,只說自己肚子痛,其他不再講什麼,接著苑諭先用身上的永久花、薰衣草及薄荷,擦在女兒的肚子上,過了幾分鐘,女兒突然跟她說:「媽媽,你昨天好兇哦。」

  回家後,苑諭給女兒精油抓周,女兒抽到了絲柏及紅桔,苑諭翻開書本,發現上面寫著:「絲柏處理的是親子衝突,紅桔表示可能被父母不當對待。」

  苑諭這才意識到,這些是女兒不知道該如何表達的話語,比起大人,小孩的身心通常更會有直接的反應,因為身體就像是心靈的鏡子,當你受到衝擊,就會顯現在生理上。

  接著,她用女兒抽到的精油,輕輕按摩在女兒的背上,一邊道歉,一邊問她:「你可以原諒媽媽了嗎?」於是藉著精油的訊息,一道鎖便被打開。

  也有一次,女兒跟苑諭說,她覺得心中有「不信任的感覺」,苑諭問她:「是哪邊不信任呢?是不信任自己的功課嗎?」沒想到女兒說,她不信任某個同學是真心把她當朋友的。

  苑諭便替她調油,按摩的同時,一邊跟她說:「你知道,再好的朋友,如果理念不同,有一天還是會分開,但是,花若盛開,蝴蝶自來,你要走在自己喜歡的道路上,要對自己有信心,跟你合得來的人,自然會被你吸引。」

 
用香氣,清理內在的房間 芳療生活家・苑諭.圖片來源:本人提供

  友情的課題,是一輩子的,像有些人不懂的說不,即使自己已經疲憊不堪,還是會幫朋友解決問題,因為認為只要說「不」,就會失去對方,不然就是常常加班加到大半夜,深深恐懼只要被認為不夠努力,就會失去機會,像這樣的人,就很容易抽到羅文莎葉這支精油,因為羅文莎葉的訊息是:「唯有清楚表達自己的界線,才不會一再斷送兩人的關係。」

  花梨木精油,你可以不用全靠自己

  儘管現在外表看起來有著自信,但苑諭卻說以前總是不斷想要證明自己,於是她什麼事情都攬下來,不求助,不讓別人幫忙,她說,明眼人可以做的事情,我也全都可以,於是,她抽到了花梨木精油。

  以前,她把責任全部扛起,卻會帶著埋怨,也不肯別人幫忙,這樣的時刻,有花梨木的香氣,就能讓人放鬆下來,告訴自己,你需要支持,而且其實不用什麼事情都要做到一百分,也會有人感謝你。

  不太能接受茶樹氣味的苑諭,還經常在抓周時抽到茶樹,茶樹又代表著放下控制,拿掉有色的眼鏡,才能用雙贏的局面,讓兩個人在舒服的關係中互動。現在的苑諭,已經比較懂得接受他人的幫助,不再什麼事情都要親力而為。

  帶著香氣,清理心中的房間

  身為按摩師,過去看到自己曾經的客人跑去找別人時,會覺得很難接受,當然,「不再找你了」,也是一種學習,但要適時把自己拉回來,可以加點果香調,給予心靈溫暖,接受「不是每個人都會喜歡我」的事實。

  是那一股性格中的倔、成長中的傷,讓過往的苑諭害怕自己不被接受,一次當主管約她談話時,她惶惶不安,害怕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,要被指證,然後她從包包中抽到了茉莉精油,嗅聞了它的香氣後,突然有個聲音告訴她:「你想太多了,人家只是要跟你聊聊天而已。」結果,後來真的只是簡單的聊天。

  茉莉帶給苑諭自信,讓她放下焦慮,從一開始來上芳療課,擔心自己考試會考不好,甚至還會頭痛,到後來怡然自得的態度,苑諭在過程中認知,自己只是很單純因為喜歡精油而來,所以根本不需要給自己那麼大的壓力。

 
用香氣,清理內在的房間 芳療生活家・苑諭:身上還戴著一條薰香鍊.圖片來源:本人提供

  來到苑諭眼前的客人,常常都會跟她說:「我可以不要用精油按摩,但我想要精油抓周!」於是苑諭就拿出包包內18瓶的精油,藉著精油的提醒,點出客人面臨到的難關,接著把客人抽到的精油調成按摩油,輕點在他們的手上,告訴他們:「帶著這個香氣,你就能夠生出力氣,把該清理的帶出心中的房間。」

  「抽到精油時,就先看一下它的化學解構,想一想它的生長背景,解讀它的含義。我發現,現在上課我可以更放鬆,生活也更有品質。」

  人生就像一個長長的隧道,運氣好,你能有他人的陪伴,但很多時候,我們只有自己一個人,手拿著代表熱情的小燭火,還要自己維持它的熱度(很多時候燭火還有熄掉的可能),而孤單、困窘時,精油就像是一個夥伴,總能給我們力量,讓我們在漆黑的隧道中,還不至於迷路太久,能繼續循著香氣走下去。

  採訪後記:

  苑諭平時習慣帶滾珠瓶在身上,採訪的時候她把其中一支拿出來,塗在我的手腕上,一聞,有茶香襲來,我說:「好香哦!」苑諭說:「就送給你吧。」
  
  裡頭有茉莉、佛手柑、岩蘭草等,她說,岩蘭草又特別適合身體工作者,不卑不亢。而有香氣陪伴在身邊,我突然覺得很多事情也沒那麼害怕了。


  採訪編輯/YU
Top ↑